毕业生介绍

2017

2016

黄益龙

日本留学路程

来日本留学原本并不是我的梦想,本来一直想着,是不是去美国会比较好?然而,在听了朋友的建议之後,我却改变了原来的想法。的确,要提到学习外国语的话,英语当然是很重要的;可是以一个住在受到日本广泛影响的亚洲人来说,日语也绝对不可忽视。要想真正学习日语的话,不到日本去学是不行的。於是,在多方考虑之後,我决定到日本留学。

进了日本语学校,在那里从完全不会开始学了两年。在日本语学校那段期间,虽然谈不上每天都在用功念书,不过倒是变得很喜欢看书。因为日本的书店非常乾净,什麽书都有。学校附近刚好有一家很大的书店,放学之後常常去那里逛逛。明明日语还是不太懂,却忍不住买了一大堆书回家。回到家之後,遇到不会的生字或句型就查字典,一个一个把它背起来。这样做对於一个初级的学生而言虽然很难,但是持之以恒的话到了中级的话,肯定非常有帮助。还有多看电视和听收音机,可能的话就模仿里面说话的声调和速度,不知不觉就会学到和日本人一样自然的日语。当然,因为我是个留学生,所以在上课时专心听听老师讲课,认真作练习或习题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因着老师们的帮忙,一级日本语能力测验也通过了,现在是以科目屡修生的身份,在早稻田大学研究所的日本语教育研究科就读。刚开始和研究所里其他的学生听课的时候,课程的内容又难,老师讲话的速度又快,非常不能习惯。加上学习日语之後,越读越觉得日语是一门很深的学问。现在我虽然是在研究日本语教育,但是因为不是我原本的专业科目,所以和其他的学生比起来,我势必要更用功才行。坦白说,我也曾经因为实在太难而想要放弃;但是因为是自己选择的道路,所以不能抱怨。这大概就是留学生的宿命吧!

卒业生 黄益龙
台湾

Kuzkova Tatyana

我是Kuskova Tatyana ,1975年8月15日出生於俄罗斯的Parumi,随着军人父亲的调职而移住至乌克兰,在Donetsk的音乐专门学校攻读了指挥学及音乐教育。1998年认识了一位至Kiev深造芭蕾舞的日本女性,因而对学习日语产生了兴趣,因此在Kiev私人设立的日语学校就读,且仅以一年的时间即修完了2年的课程。後来接受了日语老师的建议 「若想学好更好的日语唯有赴日留学」,所以於2000年的7月来日。

紧接着在横滨国际教育学院攻读了二年的日语课程,对日常生活上已具应对自如无障碍的程度,学校毕业报考「东京诚心调理学校」,且於今年毕业,也同时取得日本调理师的资格丶「3级Food Coordination」 ,现以Food Coordinator的身分除了开发多样化食谱外,并在日本多项的电视节目丶杂志中活跃演出。

我将期待着你们,也会不时地为你们加油!

Kuzkova Tatyana
俄罗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