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業生介紹

黄益龍

日本留學路程

來日本留學原本並不是我的夢想,本來一直想著,是不是去美國會比較好?然而,在聽了朋友的建議之後,我卻改變了原來的想法。的確,要提到學習外國語的話,英語當然是很重要的;可是以一個住在受到日本廣泛影響的亞洲人來說,日語也絕對不可忽視。要想真正學習日語的話,不到日本去學是不行的。於是,在多方考慮之後,我決定到日本留學。

進了日本語學校,在那裡從完全不會開始學了兩年。在日本語學校那段期間,雖然談不上每天都在用功唸書,不過倒是變得很喜歡看書。因為日本的書店非常乾淨,什麼書都有。學校附近剛好有一家很大的書店,放學之後常常去那裡逛逛。明明日語還是不太懂,卻忍不住買了一大堆書回家。回到家之後,遇到不會的生字或句型就查字典,一個一個把它背起來。這樣做對於一個初級的學生而言雖然很難,但是持之以恆的話到了中級的話,肯定非常有幫助。還有多看電視和聽收音機,可能的話就模仿裡面說話的聲調和速度,不知不覺就會學到和日本人一樣自然的日語。當然,因為我是個留學生,所以在上課時專心聽聽老師講課,認真作練習或習題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因著老師們的幫忙,一級日本語能力測驗也通過了,現在是以科目屢修生的身份,在早稻田大學研究所的日本語教育研究科就讀。剛開始和研究所裡其他的學生聽課的時候,課程的內容又難,老師講話的速度又快,非常不能習慣。加上學習日語之後,越讀越覺得日語是一門很深的學問。現在我雖然是在研究日本語教育,但是因為不是我原本的專業科目,所以和其他的學生比起來,我勢必要更用功才行。坦白說,我也曾經因為實在太難而想要放棄;但是因為是自己選擇的道路,所以不能抱怨。這大概就是留學生的宿命吧!

畢業生 黄益龍
臺灣

Kuzkova Tatyana

我是Kuskova Tatyana ,1975年8月15日出生於俄羅斯的Parumi,隨著軍人父親的調職而移住至烏克蘭,在Donetsk的音樂專門學校攻讀了指揮學及音樂教育。1998年認識了一位至Kiev深造芭蕾舞的日本女性,因而對學習日語產生了興趣,因此在Kiev私人設立的日語學校就讀,且僅以一年的時間即修完了2年的課程。後來接受了日語老師的建議 「若想學好更好的日語唯有赴日留學」,所以於2000年的7月來日。

緊接著在橫濱國際教育學院攻讀了二年的日語課程,對日常生活上已具應對自如無障礙的程度,學校畢業報考「東京誠心調理學校」,且於今年畢業,也同時取得日本調理師的資格、「3級Food Coordination」 ,現以Food Coordinator的身分除了開發多樣化食譜外,並在日本多項的電視節目、雜誌中活躍演出。

我將期待著你們,也會不時地為你們加油!

Kuzkova Tatyana
俄羅斯